余程萬
余程萬
▲1950年,原副官曠文清在香港結婚時,余程萬全家到賀。後排中立者余程萬,身旁是他元配夫人,夫人身旁是二夫人。(圖/鳳凰博報)

余程萬

常德血戰師長余程萬淒涼後半生 女兒成港艷星

“彈盡、援絕、人無、城已破。余程萬

卑職率副師長、指揮官、師附、政治部主任、參謀部主任以下官兵死守中央銀行,各團長劃分區域,扼守一屋,與倭賊做最後拼殺,誓死為止,以報國恩,並祝勝利。”余程萬

此一役,虎賁師揚名中外,而師長余程萬在經歷輝煌後留給後人的,惟有一聲嘆息。余程萬

常德血戰,虎賁師用骨岳血淵再次捍衛了榮譽。余程萬

2009年12月8日,一部名為《常德大血戰》的電影殺青。余程萬

這部重現當年慘烈戰場的電影,核心人物——57師“虎賁師”師長余程萬由香港演員呂良偉扮演。余程萬

開頭一段,即是余程萬給司令長官孫連仲發電報。余程萬

孫接獲電文,當即淚如雨下。余程萬

此一役,虎賁師揚名中外,而師長余程萬,在經歷輝煌後,留給後人的,惟有一聲嘆息。余程萬

一本書換來的太太余程萬

余程萬
余程萬
▲虎賁師長余程萬將軍。(圖/鳳凰博報)

常德保衛戰,8000余虎賁抵抗日軍,僅存83人。余程萬

常德血戰後,余程萬被人敬為“忠骨英魂”,有人寫藏頭詩贊之︰虎視群倭意難平,賁威颯颯震乾坤。余程萬

不過,正是這位虎賁師長,卻在常德收復後,差點被蔣介石槍斃。余程萬

常德血戰的最後一刻,守軍只剩300餘人,而援軍遲遲未到。部下苦勸堅請下,余程萬帶200餘人突圍,與援軍會合後,又殺回常德。余程萬

然而,“突圍”被一些人認為是遺棄部屬放棄守土,余程萬被拘。4個月後,經人求情,余才無罪釋放,隨即被任命為74軍副軍長。余程萬

為了紀念常德血戰,余程萬派兩位手下找到了當時的小說名家張恨水,希望他能夠寫下虎賁軍的感人故事。余程萬

張恨水先是推脫,因為他不懂軍事,“自己是百分之百的書生,又沒到過戰場,無法下筆”。余程萬

兩位虎賁沒有氣餒,而是在張恨水附近住下,常常去找張聊天,久而久之,竟成了朋友。當兩人舊話重提,張恨水無法推辭。余程萬

1945年春,張恨水正式動筆寫《虎賁萬歲》。余程萬

小說完稿後,張恨水婉拒了余程萬的豐厚酬金,甚至連請吃飯都沒去,但是接受了一件禮物︰一把從日俘手中繳獲的戰刀。余程萬

《虎賁萬歲》出版後,57師揚名中國,也大大地提高了余程萬的知名度。余程萬

一位很漂亮的蘇州小姐看了書後,決心不顧一切委身于張恨水筆下的“虎賁英雄”。余程萬

此時抗戰已勝利,余程萬的軍隊駐扎在南京。余程萬

一次他去上海游玩,見到了這位蘇州小姐。余程萬

很快,這位叫吳冰的蘇州小姐成了余的二太太。余程萬

余程萬
余程萬
▲余程萬將軍的臂章。(圖/鳳凰博報)

被拉著鼻子起義余程萬

1948年,余程萬被調往雲南,擔任第26軍軍長兼滇東剿匪指揮官,該軍有3萬人,裝備優良,余頗為自豪,常以“南天屏障”自稱。余程萬

不過,此時的雲南,危機重重。余程萬

原“雲南王”龍雲在日本投降後,手下官兵被派去越南受降,蔣介石將龍雲從自己的地盤上架空,強行送往重慶,給了“軍事參議院院長”的空職。余程萬

龍雲的手下/彝族將軍盧漢接替他任雲南省政府主席。余程萬

但盧漢一直與蔣介石不和,以他為代表的地方勢力,和何紹周(何應欽的過房兒子)為代表的中央勢力鬧得不可開交。余程萬

余程萬進駐雲南後,內戰正急,余的軍隊疲於奔命,僅能保住幾個大點的城市和幾條交通線,對“山那邊”(解放地區)毫無辦法。余程萬

1948年12月,龍雲逃離了蔣的控制,於第二年8月宣布起義,並致書盧漢,勸其起義。

1949年12月9日,盧漢邀請余程萬等7名中央官員去他家開會,趁機將其軟禁,強迫余程萬簽下擁護起義的通電,並於第二天見報。余程萬

據說,當時被軟禁的第8軍軍長李彌急得跳樓,被人拉下後,大罵︰“他媽的,要起義,老子們自己不會起,要等別人拉著鼻子幹!”余程萬

余程萬
余程萬
▲余程萬將軍全家合影,後面站著的是副官曠文清 (圖/鳳凰博報)

余程萬想法與李彌一樣。

軟禁結束後,他把扯下來投入字紙簍的勛標和領章等重新拾起來保存著,準備再用。余程萬

幾天後,群龍無首的26軍向昆明進攻,欲解救“老軍長”。余程萬

昆明危急,盧漢讓余去給部下下命令,要求停止攻擊,並承諾數項優厚條件,要26軍投降。余程萬

據說,余為此動心。余程萬

他召集部下開會,會後,即正式啟用盧漢暫編第十軍新印信,同時遣散隨軍之中央人員,每人發給銀元5枚,令其各自逃生。余程萬

不過,26軍軍心大動,一些人根本不接受這樣的結果,余程萬無可奈何。余程萬

此時台灣方面又令26軍反攻昆明,不過,余程萬則能拖就拖,一直沒采取行動。余程萬

1950年1月,台灣令余氏乘蔣介石專機“美齡”號,由海南三亞機場起飛,到台灣述職。余程萬

余程萬此時心灰意冷,投共怕被囚,歸蔣則恐其疑,最後輾轉去了香港。余程萬

據說,余程萬在香港思鄉心切,本想呆一段時間就回大陸,結果一直沒能如願。余程萬

女兒成為香港艷星余程萬

據其副官曠文清回憶,余程萬是廣東人,很早就把家安置在香港。余程萬

余程萬準備在香港隱居安度晚年。余程萬

余莎莉
余程萬
▲20世紀香港70年代的風流豔星余莎莉系余程萬將軍之女

他做起了米店和雜貨店生意,還同人合伙開設了一個當鋪。余程萬

他的廣東台山籍元配夫人鄺瓊華,寓居在香港九龍尖沙咀市區,而二夫人吳冰,則在香港新界屏山鄉間辦了個農場種菜養雞。余程萬

余在中國期間,積累下不少財富,到香港後,加上他善於經營,生意很是紅火。余程萬

余程萬的財富,引起了盜匪的覬覦。余程萬

1955年8月27日晚上近12時左右,余程萬的屏山寓所遭匪徒入屋行劫,二夫人和佣人全被捆。余程萬

一會兒,從九龍市區回家的余程萬也被匪徒所擒。余程萬

屋里的動靜太大,引起鄰居的警覺,並悄悄報警。余程萬

警察來後,與匪徒發生槍戰。余程萬

黑暗中,余程萬中槍死亡。余程萬

警方公布說,3名劫匪中,一人被擊斃,兩人逃脫,余程萬被劫匪打死。余程萬

但據其副官說,余程萬當時被劫匪當作了盾牌,事後,他看過老長官的遺體,胸腹有一排子彈,相信是沖鋒槍或輕機槍所致,而劫匪沒有這種裝備。余程萬

不過,被誰打死,沒人敢去追究。余程萬

警方花港幣2萬元緝凶,最後不了了之。余程萬

事實上,關於劫匪身份,亦有不同版本︰有人認為是台灣特工,因為在香港,余程萬在與黃埔老友閑聊論及老蔣時常多怨氣;也有人認為是黑社會頭目,看中了二太太的美貌。余程萬

余程萬死後,余家家道中落,只能溫飽度日。余程萬

余程萬元配鄺瓊華育有二子二女,二夫人吳冰育有一子二女。余程萬

最小的女兒余華芳(吳冰所生)是上世紀70年代香港著名艷星,藝名余莎莉,曾拍過多部由李翰祥導演的電影。余程萬

1976年余莎莉與性格男星詹森結婚,不久離異。余程萬

近年,有記者在香港蘭桂坊發現她,其時的余莎莉已是一個靠賣假珠寶維持生計的小攤販了。余程萬

常德︰能為歷史落淚的城市余程萬

2003年12月8日。余程萬

“常德會戰60周年公祭”在常德抗日烈士公墓舉行。余程萬

祭文念到一半,風雪突至。余程萬

近80歲的顧華江從貴州趕來,一下火車,就直奔公墓,撲地大哭。余程萬

當周圍的常德市民知道他是參加“常德保衛戰”的57師抗戰老兵,紛紛抓住他的手不放。余程萬

後來,顧在公祭大會上顫聲問︰“常德人民,你們好嗎?”台下兩千多個聲音齊答︰“你好!”余程萬

據說,當時台上坐著的一大排政府官員,在這樣驚天動地的問答聲中,全都哭了。余程萬

“根據實地彈痕、戰斗遺跡,及余程萬部傷亡情況綜合研究”,余“確已到了彈盡糧絕、無兵可守、無地可退的境地”。余程萬

這是1943年12月29日重慶軍令部組織的考察團的結論。余程萬

戰史記載,整個常德會戰始於1943年11月2日,結束於12月24日,歷時52天。余程萬

其中,余程萬率57師死守常德16天(11月18日—12月3日)。余程萬

那個冬天,常德,一度成為一座死城,一片廢墟,還曾淪於日軍手中,從我軍事控制地域版圖上,消失了整整6天(12月3日—12月9日)。余程萬

1943年11月18日,57師師長余程萬疏散全城百姓,並在這座“自斷後路”的城池,向全師官兵發表了一篇長達3563字的《保衛常德文告》。余程萬

原57師169團文書吳榮凱仍記得當中慷慨激昂的話語︰“無論敵寇對我們施以如何大的壓力,我們唯一的答復,是血,是死,是光榮!”余程萬

據稱,當時余程萬甚至向部下“指定了常德城一處高地為他戰死後葬身之地”。余程萬

1943年11月26日,慘烈城垣戰和巷戰開始。余程萬

水星樓,則是常德城垣戰的第一個交戰陣地。余程萬

有近千年歷史的水星樓高約15米,在常德南城牆上,是全城最高點。余程萬

11月29日,水星樓毀於日軍的密集排炮。余程萬

在水星樓坍塌聲中,還傳來樓內守軍無比悲壯的歌聲和“中國萬歲”的呼聲。余程萬

除水星樓外,以城牆為線,常德北門、大小西門、東門,均屬攻守焦點。余程萬

12月1日。余程萬

在日軍飛機、大炮協攻之下,四座城門都被突破。余程萬

12月2日晚。余程萬

微雨。余程萬

57師在已成火海的常德城步步撤守,最後剩下師部指揮所方圓“僅三百公尺左右”的彈丸之地。余程萬

12月3日凌晨,自願留守陣地,決意赴死的169團團長柴意新,率隊沖入敵陣,在府坪街頭部中彈,壯烈殉國。余程萬

這是常德守城戰最後犧牲的一位團長,是吳榮凱的團長。余程萬

“他是四川人,當時33歲,結婚才7天吶!”余程萬

當日,常德悲壯陷落。余程萬

日軍以“減員一萬”的代價,終於佔據了一座血城。余程萬

原 57師170團衛生兵顧華江參加常德守城戰時才17歲,他說,最後城陷時,整個常德街道,沒有一塊青石板上沒有尸體,沒有一塊青石板上沒有血跡,被俘的守軍,沒有一個不是傷員。余程萬

另外一些沒有被俘的守軍,或藏在地窖,藏在夾牆、枯井,或混在尸體堆里,一直捱到12月9日——先期突圍的師長余程萬在毛灣迎來援軍(第58軍)攻入常德。余程萬

至此,常德城被日軍佔據僅6天。余程萬

據稱,進攻常德的日主將橫山勇,震駭於“部隊被重挫,傷亡慘重”,根本不敢在常德城久留,他甚至連戰場都未清理,就將主力急撤出城。余程萬

後日本大本營曾嚴電“重新佔領常德”,他不惜抗命,也不願再來,稱“這次戰爭人員犧牲很大,要佔常德,必須等到來年”。余程萬

慘烈可見一斑。余程萬

來源/常德血戰師長余程萬淒涼後半生 女兒成港艷星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梅友金子 的頭像
梅友金子

伊線天蒐聞

梅友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